山东快乐扑克对子规律|快乐扑克哪里能玩到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市場>經濟評述
 
推薦:
字體選擇:
 
農民增收,如何爬坡越坎
日期:2019-04-18 09:30 作者:喬金亮 來源:經濟日報
 
下載文件:  

  到2020年,實現農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是對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三農”領域必須要完成的硬任務。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專門對此做出全面部署。日前,“拓寬就業渠道,促進農民增收”專題研討會在北京舉行。農民增收形勢如何?如何度過農民增收的爬坡期?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和農業主體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農業農村工作,說一千、道一萬,增加農民收入是關鍵。”中央農辦秘書局副局長江文勝說。

  農民增收動能加快轉換

  近年來,我國農民收入增速比較快,2018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4617元,實際增速為6.6%,連續9年高于城鎮居民收入增長幅度。從全國范圍看,近年來,農民收入保持了持續增長的好勢頭,農民收入增幅超過城市居民,城鄉居民收入比明顯改善。

  專家認為,當前農民增收和外部的相關性比以往更加密切和復雜。農民收入增長與國民經濟發展密切相關。從2013年到2018年,GDP增幅放緩,農民收入增幅也相應逐年放緩。國際農業競爭不斷加大,農產品進口增加,農業貿易逆差擴大,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農民收入增長。尤其是近兩年,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農民外出就業人數和工資增幅呈現“雙下降”趨勢,農民工資性收入增速明顯放緩。

  中國農村合作經濟管理學會會長畢美家認為,一方面,傳統增收動能對農民收入的貢獻率在弱化,另一方面,新的增收動能正在形成和轉換。在城市,一大批新生代農民工投身到家庭服務業、現代服務業中,獲得可觀收入。在外賣、快遞等領域,新生代農民工占到總量的90%以上。在鄉村,各地實施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精品工程,發掘鄉村新功能新價值,催生新產業新業態。今后,土地增值收益以及農村集體資產股份分紅將成為農民財產性收入的重要來源。這些都為農民增收注入了新動能。

  油菜花開,遍地金黃,眼下,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良山鎮下保村的100多畝油菜花吸引著眾多游客。下保村黨支部書記胡云華說,村里發掘鄉村多重價值,探索適合本地的“農業、文化、旅游”融合發展之路。不僅流轉土地1000余畝,帶動周邊村民栽種花卉苗木,還把農村當景區來建設,大力發展鄉村休閑旅游,打造了格桑花海景區、文化展示館、森林公園等旅游景點近20個,年接待游客30余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500余萬元。

  務工收入瞄準就業創業

  “從以往經驗看,農民增收的關鍵要看農民務工收入情況。”全國政協農業和農村委員會副主任陳曉華說,實現工資性收入的穩定增長,才能保證農民收入的穩定增長。盡管當前就地就近就業、返鄉創業創新已成為工資性收入增長的重要途徑,但就整體來說,結構性矛盾依然比較突出,“就業難”和“用工荒”一定程度并存。要改變這一狀況,就要提高勞動者素質,在增強就業技能和就業能力方面下功夫。

  中國勞動學會會長楊志明說,招工難主要是招收技工難,反映了培訓工作的短板,表明急需加強農民工技術培訓。2014年,人社部起草了農民工技能提升計劃;2018年,全國增加了1100萬農民高級工、高級技師。過去,農民工的技能培訓是政府主導,今后要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尤其是增強中小企業的作用。農民工就業是市場行為,最好的對接就是市場主體與市場主體對接。

  近年來,不少市場主體探索打造對接企業和農民工的平臺。河北冀聯人力資源服務集團公司董事長吳曉軍說,由冀聯自主設計研發的人力資源管理系統打造了連接企業和農民工的互聯網平臺。平臺能夠根據數據庫中的農民工技能標簽,即時完成分類篩選、智能推薦、系統匹配等工作。工作完成后,企業經平臺支付工資。工作的完成效果、就業人員的職業技能、雇主的誠信表現等可以互相評價,實現雙向反饋。

  中國農業大學原校長柯炳生認為,農民工的受教育情況也是影響增收的重要因素。目前,受過高中以上教育的農民工僅有26%,另有14%是小學以下文化程度。“原有崗位的復雜程度越來越高,新崗位也對從業者教育水平提出更高要求。因此,從長遠看,提升農村教育水平和質量是提升農民工就業的關鍵。”因此,既要推動城鄉義務教育一體化發展,也要發展新型農業職業教育。

  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鄭新立認為,經過40年的培育,相當一部分農民工具有了返鄉創業的能力。目前,全國返鄉創業創新人員已達780萬人。今后既要鼓勵外出農民工、高校畢業生、退伍軍人等人才返鄉下鄉創新創業,又要完善鄉村創新創業支持服務體系,落實好減稅降費政策,加快解決用地、信貸等困難,營造良好的創新創業環境。

  務農收入聚焦經營水平

  “家庭經營性收入、工資性收入、財產性收入、轉移性收入是農民收入的四大來源。”江文勝說,過去家庭性收入占一半左右,如今情況有所變化:工資性收入占比達到41%,家庭經營性收入占37%,轉移性收入占19%,財產性收入占3%。不過,家庭經營性收入依然很重要。“針對當前農民增收面臨的形勢,需要拓寬農業內部增收渠道。要發揮鄉村資源、生態和文化優勢,因地制宜發展多樣性的特色農業、特色鄉村手工業,創造一批土字號、鄉字號特色品牌。”

  在湖南省永州市東安縣,發展鄉土產業正成為農民增收的重要方式。當地的花橋鎮曹木村,每到臘月,家家戶戶都做豬血丸子招待客人。豬血丸子成了遠近聞名的美食。依托鄉字號品牌,村里成立了農民專業合作社,家家戶戶入股發展豬血丸子產業,村民人均每年從中分紅4000多元。

  面對農業發展環境的變化,當前農民依托農業內部增收的思路和業態都應該進行轉變。鄭新立說,應加快農業結構調整,實現農業內部增收動能的轉變:從依靠數量型增長向質量提升轉變,大力發展生態、高效、品牌農業;從依靠資源消耗向生態保護轉變,真正把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從單純地依靠種養向全產業鏈轉變,實現一二三產業融合。“按照發達國家的比例,畜牧業應占農業總產值的70%左右。近年來,我國養殖業不斷發展,已占到50%以上,但離70%還有不小差距。”

  走進重慶市巫溪縣龍臺村,青山綠水間的蚯蚓養殖場格外引人注目。1500平方米的養殖場內,500個藍色箱子里養著一條條蚯蚓。“原來普通的蚯蚓,現在搖身變為‘土黃金’。”村黨支部書記魯茂良介紹,基地由共青團重慶市委、中建二局共建,年產值約40萬元。參與建設的中建二局西南分公司團委書記陳柯宇說,村里有20戶貧困戶受益于蚯蚓養殖,其中3戶負責蚯蚓日常養殖,另外17戶享受分紅收益,“明年養殖規模將擴大到2000箱”。

  相關鏈接
2019-03-13
2019-03-11
2019-03-07
2019-03-06
2018-12-26
2018-12-26
  最近瀏覽信息
山东快乐扑克对子规律